奚言

不定期掉落甜饼,刀片还有车,欢迎评论投喂(๑•̀ㅂ•́)و✧





本命爱客 最近掉入德哈坑

关注请慎重
掉进糖罐子里的刀党~

微博@奚言Tasia

2018是个什么魔鬼年份啊

😞

随处一瞥我还以为…【丢人.jpg】

一个时代即将过去了

长夜将息

【关于十次亲吻】

第一个烟的部分灵感来源于鱼香猕猴桃太太的视频!已授权!太太的剪辑在这里!

感谢鱼鱼送的视频!!【疯狂嚎叫.jpg】
@鱼鱼鱼鱼鱼酱 我写完啦!

白嫖了这么久!交党费啦【文笔不好ooc慎点】(•̀⌄•́)

【时间线紊乱见谅】

1.cigarette  烟




他靠着窗,点燃一根烟,在昏暗的房间里一点火星稍纵即逝

才吐出一个烟圈,那根烟猝不及防被一只冰凉的手夺去

“我这里不许抽烟。”

他紧盯着那双灰蓝的眼睛,金发男人一如既往地面带假笑

“我要是不呢?”

就像从前那样,互不相让好了

谁知灰蓝眼睛里盛满了笑意,他感到一阵灼热的气息骤然离近

那个吻像是一场风暴,来得猛烈,手足无措的旅人头昏目眩地困在偌大空间的小小角落,十指与那人相扣,满世界只有淡淡的烟草气息

后来风停雨歇,他跑到洗手间狠狠地往自己脸上泼了一捧水,看见镜中的自己宛如醉酒一样醺红的脸颊,还有依然泛着水光的红唇,就在刚才,德拉科伏在气喘吁吁的他耳边,低声道

“那就这样。”

去你的混蛋马尔福

哈利心想




2.   ice cream   冰激凌


夏日,游乐园,旋转木马

德拉科觉得这些麻瓜很幼稚,特别是看见哈利拿着两个起码有三个球的冰激凌走过来的时候


“麻瓜就喜欢吃这种黏糊糊又奇形怪状的东西。”他冷哼一声,低头去看蜡笔画的地图,眼角余光悄悄扫过地面,一直扫到哈利的脚踝,梅林的三角裤啊,一个常年打魁地奇的男人怎么能有那么白的脚踝!

“其实味道不错。”哈利咬了一口其中那个巧克力色的,嘴唇上方也沾了一点,而他浑然未觉

“你要不要尝一下?德拉科?”

哈利坐下来,把另一个递给他

“我才不会把这玩意放进嘴里…”德拉科抬起头,把后半句话吞进肚子


“怎么了?”哈利皱眉,拿着冰激凌的手停在半空

德拉科做出伸手的动作,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掉了那点哈利嘴唇上的冰激凌

好吧,是不错,他小声嘟囔,得意洋洋地接过去

哈利咳嗽了一下,扭过头去看远处的摩天轮

世界此刻静默无声

只有冰激凌滴滴答答融化掉的声音对他说

你看,多棒




3.  lemon  柠檬

书桌上凌乱的一叠资料

疤头又睡着了


窗户开着,窗帘微微给风吹开,午后的阳光透过白色的布料映在他乱糟糟的黑发上,显得格外柔软

德拉科轻手轻脚找了张椅子坐下,光明正大地看起了昔日仇敌熟睡的模样

蠢破特连眼镜也没有摘

他俯下身,呼吸停留在距离哈利脸庞一厘米的上空

在他伸手拿掉眼镜之前,一样柔软的事物贴上他的嘴唇

哈利仍旧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在日头下闪着光

今天破特喝的是柠檬汁,德拉科想

在一个有风的午后,空气里有着不知名的花香,蝉在鸣,鸟在叫

阳光正好




4.   health  健康(这个是我编的!!uc主题出戏请跳哈哈哈哈)




德拉科在玩手机,自从被教会如何使用社交网站和浏览器之后,这位高贵的斯莱特林就没移开过他的眼睛

梅林啊,这家伙对着世界上最棒的魁地奇球赛也没有这么狂热过,哈利心想


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又在做什么呢

是的,哈利正坐在某斯莱特林旁边的沙发上,望着手机屏幕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消息界面发愁

诸如“十个你不知道的保持健康小秘诀!”“10岁小孩包下全店糖果,背后的隐情竟是这样?!”“点击就看!一名男子变成老鼠全过程!”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然后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他还手滑点进去了其中一个页面




但是十秒过后,哈利觉得自己想错了


滴滴滴!德拉科的手机发出这样的声音

“十个…保持健康的小秘诀?”


哈利望着德拉科,德拉科也看向他

哈利咽了咽口水

手机被孤零零地扔在一边

还亮着的屏幕上最后一列赫然是

“保持健康的第十个秘诀!多与恋人接吻有助于防止脱发,还可以增强免疫作用…”



5.bubble    气泡

“卟噜!”“卟噜!”


整个房间充满了蓝色风铃草颜色的泡泡

“破特?”

“嗯?”

“你能不能别吃那个什么吹宝泡泡糖了?”

“是吹宝超级泡泡糖。”哈利一边说着又吹出一个蓝色的泡泡

马尔福需要一个安静并且整洁的环境来学习

德拉科想到即将来临的魔药课考试以及教授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遂恶向胆边生

“想听听看泡泡破掉的声音吗破特?”

“嗯?”

啵啾!

蓝色泡泡依旧在房间里飘荡





6.indulge  纵容


某次毕业生聚会,救世主很晚才回到家,喝的醉醺醺

德拉科不知道麻瓜的酒精效用原来堪比吐真剂和迷情剂的混合体

他把哈利从车里扛出来,却被满脸通红的黄金男孩压在车门上

梅林啊,他可没让韦斯莱到处说他们同居的事情,也没让格兰芬多的那群蠢狮子疯了似的追问破特,酒也不是他让破特喝的…

可为什么后果都要他德拉科.马尔福来承担呢?

“德拉科!你今天不许走!”

难道你已经忘了我们同居的事情吗???

“是不是你告诉罗恩赫敏的!你这个混蛋白鼬!”

着实是桩冤案,破特先生

“你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救世主恶狠狠揪住斯莱特林的领带,在他不得不低下头来的时候咬上去

次日


由于马尔福先生不合时宜的纵容和入秋渐凉的风,我们伟大的救世主终于



感冒了





7.nightingale  夜莺

hweet!

夜莺叫过第一声

蔷薇在夜晚无声绽开,纯白色花瓣像是恋人洁净的面庞,随着晚风轻轻摇动

有两人悠悠前行

提着灯的那个嘴上不住地抱怨着各种琐事,诸如窗帘的颜色,房间的布置,看起来就像个喋喋不休的挑剔妇人

戴圆框眼镜的那个看似在听,事实上魂游天外,嘴角还在微微上扬

疤头!你能不能在别人说话的时候认真一点?


提灯的金发青年说


hweet!


夜莺叫过第二声

圆框眼镜难得没有怼回去,而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我们就是这么走过禁林的?”

金发青年起初愣了一下,随即他听见圆框眼镜慢悠悠地说:“当时你逃跑的时候,脸上那个表情啊…”

“闭嘴!”他停下来,气恼地拉过圆框眼镜的肩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weet!

夜莺叫过第三声

笑声戛然而止

月光投下一片温柔的银色,灯火在风中跳动

“那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

“Scared ,potter?”

“You wish…”

他们面颊相贴,像夜风中紧紧偎依的夜莺




8.umbrella 雨伞

暴雨如注,行人匆匆,便利店的灯光颤颤巍巍投洒在门前

黑色的伞面微微倾斜,挡住各种外界投来的视线

在回家的路上,在他们吵架过后,在世界上好像只剩下一处小小的空地可以容身

亲吻是一件再恰到好处不过的事情




9.tear  眼泪


“干你的,德拉科…唔…”


“你似乎弄反了对象?破特?”


又是重重地一下


哈利拼命不让自己从喉咙里泄出半分软腻的呻吟,却忍不住流下生理性的泪水


德拉科眼前便是一片水汽蒙蒙的绿湖

这可真怪不得他不温柔的

珍而重之落下一个亲吻,掠过长睫,点过脸颊,吻掉那些泪水,像个无声的安慰


夜还很长




10.shadows  影子

“哎,你怎么能在这里!快离我远一点!”

德拉科的影子对哈利的影子说

“我可不想理你这么近,你的主人就是个讨厌鬼,一定又是要找点什么事情为难我们哈利。”

哈利的影子很想翻个白眼,但是影子是无法自主行动的,不然他一定要给对面那个瘦高个影子下上好几个恶咒

毕竟他们的梁子从一年级就结下了,和他们的主人一样,德拉科的影子是个又讨人厌又自以为是的家伙,只要他们碰到一起就竭尽所能地嘲讽他

还不是德拉科太不会说话!德拉科的影子这么想着,他其实对那个小矮个影子还挺有好感的,只是受他那口不对心的主人影响,他真没办法从嘴里吐出一句好话


“我说你主人为什么总是没事干,天天在我们哈利眼前晃悠?”哈利的影子说,在月光下他好像变得高大一些了,因此似乎更有了底气,可以适当地嘲讽德拉科的影子几句


“那一定是你主人太糟糕了吧?德拉科才不想天天遇见一个头发乱糟糟,眼睛活像腌过的绿蛤蟆的家伙…”德拉科的影子上前一步说

事实上,德拉科的影子巴不得德拉科能天天去烦那个哈利.波特


哈利的影子不甘示弱,也上前一步朝德拉科的影子嚷道:“那也比秃头秃到后脑勺好!”

两个影子互不相让,越来越近

随即哈利的影子记起了一个令人惊恐的事实——影子是不能自主行动的!

“该死的!你为什么离我越来越近?!”


德拉科的影子也注意到了这个事实,更可怕的疑惑缠绕在两个影子心头

为什么这两个人要单独在夜晚,四处无人的露台上聊天???

哈利的影子不知道,德拉科的影子好像明白了


他们越离越近



哈利的影子看着德拉科的影子贴在他眼前,然后





啾!










今天cue了少爷发际线吗?cue了ヾ(❀╹◡╹)ノ~

【到最后依然没忍住开车´_>`】

【心魔】

【是个悲伤的故事开头】

很久之前的上篇



波光是破碎的晨曦淌过爱人的胸膛,逐渐干枯的红色飘洒在这静静流动的河流上

少年干净的白衣裳被水漂成浅红,他的脸庞比衣裳还要肮脏

初见时一般的晴空万里,阳光没有温度,只是冷冷瞧着他即将把心底的那个人无情扔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哼着少年教的江南小调,为着作最后的送别


诺诺,是你要杀我

少年的眼睛像要淌出血,然而只是红着眼眶,什么也没有流下

不错,是我


血污冲淡,好像又是一个阳春三月里,策马扬鞭,眉眼俊俏的少年郎,心里欢喜,见了人却要故意蹙着眉道:“怎么又是你?”


如果今日在这里的不是他便好了


“一切都结束了。”


他朝着身后面目模糊的人群说



他们奔走相告,仰天大笑

魔教余孽终于死了!


他闭上眼,挥之不去的是少年眉心那一点朱红,烙得他的心无端刺痛

历史总是在重演


苍白的脸,鲜红的眉心痣,紧闭的双唇,痛苦的神情


“我恨你。”


不…不对,这是白泠汐,不是别的什么人


他睁开眼,抱起已意识不清的守陵人往雨中去,那里有一处密道,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不知何处有个声音轻轻哼着歌,仿佛来自遥远的四年前


白泠汐痛得抓紧了他的肩膀,呢喃不清地说了些什么


好像是“师父,我不回去。”

诺无名默不作声,只盯着前方走去



白泠汐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当即大惊失色,首先检查了衣衫是否齐整,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松了口气,随后立刻跳了起来,指着狂徒的鼻子问出那句话本里用烂了的台词


“你到底是谁?这里是哪里?”

“别激动啊,刚刚可是我救的你。”


“我…我怎么了?”白泠汐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发高烧,糊里糊涂的。还掐我,都掐出印来了,你自己看。”他说着就撩开领子,厚颜无耻地把半个上身都暴露在空气中

“你变态啊?”白泠汐骂道


随后,年轻的守陵人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地,看着刀客风轻云淡的脸问



“我刚才,有没有说什么胡话?”



“没有啊。”



刀客笑嘻嘻地说









【心痛地在写诺焱回忆杀】

捏了个小道长

有种蜜汁…


华仔和道长你们两个自己港妈妈不在的那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

嗖地一下就点上去了

然后看着屏幕沉思五秒钟

我在干啥????

全员be,刀党标准结局

四火渣男人设稳了´_>`

给当今天就要c位出道!!!

•_ゝ•一步一步见证id破碎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