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言

不定期掉落甜饼,刀片还有车


本命爱客

关注请慎重
掉进糖罐子里的刀党~

微博@奚言Tasia

一个整天想着发刀的写手无时不刻在掉粉的边缘试探×

都是…假的…

【记一个梦】


悬崖上,小结巴站在梨花树下已经很久

他在等一个人

又或说,一只狐狸

今日他照旧往悬崖扔掉来时的一些旧物,为了减轻负担

一张很眼熟的画飘过视线,画得是皎洁的月色,消散的梨花

那上面还有一只狐狸

银白颜色,脖颈上却镶着一圈黑亮的毛边,狐狸在画纸上向人投来狡黠的眼光,然后像每一朵凋落的梨花那样坠入崖底,消失不见





有一年大雪封山,满眼望去皆是令人感到迷茫的雪白

小结巴一个人待在这里,他把自己埋进树洞,仿佛每个夜晚投进母亲的怀中

天地之大,没有一处他的容身之所

他是被遗弃在这山中的

而狐狸这种动物照常来说是不冬眠的

小结巴很不凑巧地遇到了一只

狐狸呲牙,当即要把这个新鲜的人类幼崽作为来年春天的储备粮

小结巴睁着眼睛,小心翼翼从怀里翻出一个还热着的烤红薯,对狐狸说:“你吃。”

狐狸是只好狐狸,但约莫是给冻傻了,居然真的叼走了小结巴的红薯

反正冬天很快会过去,留着来年再吃这个小崽也不迟

狐狸想


狐狸并不是普通的狐狸,是个修炼了三百年的狐妖

狐狸没有名字

小结巴也没有名字

“傻子,你占了我的位置啦。”

小结巴吓了一跳,却立刻往旁边挪了挪:“我,我,我不,不是故意的。”

“还是个小结巴。”狐狸发出一声颇像人类的笑

小结巴不说话,盯着狐狸看

“哟,伤心啦?”狐狸毛茸茸暖乎乎的尾巴盖住了小结巴的身体,小结巴却掉了眼泪,铁水似的烫人,不,烫狐

“我,我不是,小,小结巴,也,也不是,不是,傻子。”

“那你叫啥?小结巴?”

狐狸笑得更欢了

小结巴想了半天,一张小脸上都是泪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狐狸叹了口气,把树洞封了,也是头一回和一个人类小崽待了一晚上



谁知道冬天就这么过去了,狐狸依然没吃掉小结巴

三百年对一只狐狸来说,真是好长好长

在这山里,只有狐狸一个狐成了精,没有同伴,也没有亲人

它想,留下这个小结巴,能陪它说说话也是好的




这么一想,一晃眼就是十年

小结巴长成了少年,现在他的结巴早就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不再只能说两个连贯的字了

而狐狸看着长大了的小结巴渐渐发起愁来

他始终是要回到人群里去的






小结巴从没想过要去山外的世界看看

当狐狸说,要把他送回家的时候,满世界好像只闻见梨花簌簌落下,露水轻柔滑过花瓣的,残存的那一点微香

“为什么要,离开?”

小结巴问


却得不到答案




下山那天起了很大的风,好像不肯让人走似的

“我会回来看你。”

小结巴站在山口,回头望见狐狸遥遥向他挥挥爪

像是一场永不相见的道别






小结巴每天都要画一张画

画月光,画梨花,画风雪

画狐狸




等他终于攒够满满一本画册,他想,该回去看看

小结巴沿着记忆,找到当年那颗梨花树

只是它也垂垂老矣,开的梨花远不如从前那样多

画册是在扔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的

所有的画蝴蝶一样飞散在空中

坐着的,躺着的,慵懒的,狡猾的,每一只狐狸都跑过他眼底,消失不见

小结巴茫然地坐在树下,徒然淋了一场花瓣雨

此时他心底明白了,狐狸不会再来

突然有些记不清狐狸的模样了

【小杂记】

将许别人的花开还我

梦意外的我

【小杂记】

或许是,该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望乡台】【秋壁】

【有私设,文笔渣ooc慎入!!】




日落西山



连城璧在小桃林里喝酒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


他生得好看,眉宇间却有着抹不去的沧桑



他的衣服看起来很旧,上面到处是磨损的痕迹,原本应该是颜色明亮的紫色衣摆,现在已经晦暗发白,如同他的眼睛一般失了光彩



他好像从很远的地方来,带着清晨的露水,带着明媚的朝阳,带着星星和月光



他只问连城璧:“公子可还有酒吗?”


“有的。”

连城璧迟疑地看了他一眼,拿起剩下那坛,递给了这个陌生人

“多谢。”陌生男人礼貌地说,缓缓坐了下来


“公子可以叫我秋山。”


秋山说这话的模样让连城璧感到一丝可笑,像是看到一个温文有礼,君子一样的,从前的连城璧




“你可以叫我连城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不用这么客气。”


说完这话,两个人都沉默了许久


连城璧开口道:“不知秋山兄你是为何而来?”


秋山喝了酒,感到身体变得舒服了一些,也打开了话匣子:“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失去了一段很重要的记忆,醒来的时候我便一路向西,直到走到这里,遇见了连公子你。”


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见到连城璧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连城璧头顶的桃枝上挂着一条红色的丝带,被风微微吹得掉了下来

他看到秋山伸手便接住了它,一如很多年前,连城璧接住沈璧君掉下来的面纱


“连公子可听说过神都吗?我就从那里来。”秋山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每每要举行重大的节日,城里到处都是这样得红。”

而连城璧却想起他穿过两次的喜服,它们或许已经被人遗忘在了角落,如同他也成为历史


“离山剑宗每日总有很多事情,我也经常要去圣后那里复命。那个时候,我就能遇到她,我的师妹。”


“你一定很喜欢她。”连城璧回想着第一次遇见沈璧君的情景,不知道是对秋山说还是对自己说



“是啊…我们从小就是他们眼里的真龙和神凤,合该天生一对。可事实便是,我没能成功让她爱上我,在某一天那个小道士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输了。”


他的眼睛里倒映月光一点一点洒满桃林,连城璧为他又倒上一碗酒,所有的情绪沉在夜色中模糊不清



“我啊,做了很多错事,也伤害了很多人。”



“我欺骗了一个爱我的女人,曾把手中的剑送入她的胸膛。可她从没怪过我。”



“最后一次,我为我的师妹挡了教宗的一掌,昏了过去。”


秋山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喝着喝着就叹了口气


“我的故事就到这里。”



连城璧眯着眼睛,两颊微红,像一只慵懒的猫


尽管看在秋山眼里,连城璧满身伤痕,胸前的衣料也有好几处破损,可他依然从容自若,那双极为漂亮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装满了他看不懂的情绪


“秋山兄,你可知道为何你会来到这里?”


“秋山不知…”


秋山喝得有点多了,反应也变得迟缓,以至于连城璧突然扑到他身上时,他竟想不起来要推开


连城璧长长的睫毛轻刷着他的脸颊,随后便是一个冰凉的吻,像只蝴蝶似的停留在了秋山的嘴唇上


痛觉逐渐苏醒,他推开连城璧,去摸唇上那个新鲜的小口子

连城璧确信他咬的足够重,可是那伤口却一滴血也没流


秋山错愕不已


接着他就被扒了衣服


“连公子!…连公子!你…你一定是喝醉了!”

秋山全力抵抗,表情看起来像个遭受侮辱的良家妇男


“你自己看。”




连城璧冷冰冰地一指,秋山的胸膛上原来有一个已经发黑的掌印,而他早已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你早就死了。”



连城璧撩开自己的衣服,露出少年人单薄的身躯,心口那一片却没有一块好皮肉,遍布着好几处狰狞的致命伤

“我也是。”


秋山君终于想了起来

他为师妹挡了那一掌之后,死在了她的怀里,用此生所有力气朝她露出一个染血的笑容


可是等他死了以后,他看到只有那个爱他的魔族公主独自将他的尸身收敛,一步一步将他带离死地,把他安葬



她心如死灰,嘴里说着要给他报仇…





“这里便是望乡台,你我与过去的唯一联系。”



连城璧整理好衣冠,神色落寞



“但凡鬼魂来此,未饮孟婆汤,也未转生,这地方是唯一能看到阳间的所在。”


秋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桃林外只有一条不知通往何方的小路,两旁尽是刀山剑树



“如果这里是往生之地,那连公子你…为何停留在此处?”



连城璧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感情,平淡得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我同你一样,生于世家。是武林六君子之首。我爹原本是武林盟主,却一朝败于逍遥侯之手,不敌流言蜚语自尽了。从此我肩负着振兴家族的使命。为了它我甚至要娶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女子。可是我却在看见她的第一眼,爱上了她。”


“她像流星一样飞过天空,身边是另一个男人。后来她为了那个男人逃婚,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为了连家的颜面,我在一次意外中错杀了我娘。从那天开始,过去的连城璧就已经死了。我做了很多我从前不认同的事,可是我并不后悔。”


“最后我连她也杀了,她却说她爱我。”


他笑了



“如你所见,我死在自己的手上。”



“同是天涯沦落人。”

秋山叹了口气




月光投进酒碗,桃林开始枯萎


他们离得很近,连城璧的脸色肉眼可见地苍白起来

他突然想起什么,语速变得飞快

“我已经待过三日,也喝过孟婆汤,该去转生了。秋山兄,今日遇见你,连某很高兴。就像以前就认识你一样…可惜…相…”


秋山诧异地看着连城璧变得透明,崩析成萤火似的光点


心口突然很疼


他顺着感觉往前走,那条小路的尽头屹立着一块高大的红色石头


鬼使神差般,他将手放了上去,熟悉的画面便如潮水般涌来


他看见白衣剑客少年轻狂,携一把无鞘的剑拦住黑衣的刀客


他看见针锋相对,刀剑裹着狠厉的风彼此纠缠不休

他看见千钧一发,一柄黑刀击退砍向剑客的所有刀剑

他看见岁月静好,剑客轻而易举的表白和夕阳一起染红刀客的耳垂

他看见并肩作战,两只紧紧交握的手


他看见尘埃落定,刀客慌乱的一声呼喊




“路小佳!”








秋山想起连城璧最后那句没说完的话








桃林已经化为枯枝

只有那条鲜艳如新的红丝带上写着


相逢何必曾相识











【是刀???】

【这个杀手不太冷】【完结】

上一章:http://xiyan492.lofter.com/post/1ece6e15_123bac97

【本章有车!】

【完结撒花!!!】



距离那个风雪交加之夜,已经过了两年

花无谢已经回到京城,好像突然失去了他原有的一切,家人,姓氏,还有身份。短短两年,便将一个人的全部天真磨灭,换一句,风尘老却少年心


他学会了很多,若换成以前,他决计想不出两年后的自己会联合大哥一起,让天上那只神鹰,折断双翼,跌落人间

也想不出,那个明明应该绑架他的杀手,为什么会为了送他回家,换来一句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不是江湖第一赏金猎人么?花无谢呆呆地看着那一纸信笺,好像有苦涩的味道从舌尖蔓延开来

可是,他已经找不到那个给他送糖的家伙了







外头已是草木繁盛,夏天到了

往常这时节,街上人流也开始变多起来。正赶上端午,家家都要饮雄黄,包粽子,花无谢突然就想去外面看看。哪怕旁人都说,二少爷得了心病,已经闭门不出整整一年

他策马而行,不知不觉便踱至从前那个树林,除了感慨一句物是人非,竟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出了树林,路边便有一个茶摊,他坐下来,只听得两个行人在那里大声聊着什么事情

“要我说,这江南最近可不太平。”

“陆兄此话怎讲。”

“你是不知道啊,一年前突然来了个叫赏金客的,收钱办事,不论男女老少,只要是雇主的目标,那都成了他刀下的亡魂哪…”


“这么厉害,你可知他姓甚名谁?怎么以前从没听说过。”

“我也不知道,听人说,是京城来的,还自称是江湖第一赏金猎人…”


听到最后几个字时,花无谢的动作一顿,他先是狂喜,后又忍不住开始生气,他知道那肯定不是钱一手,钱一手并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杀手

那这人一定是嫌命长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他逼回了两年前,那个会为了寻人把自己放上天,冲动的二少爷

花无谢决定出手






“公子可是第一次来?”娇娆的女声从屏风后面传来,随着她声调的起伏一阵水声四溅,屏风后的人像是在准备洗澡,空气里飘着一股甜腻腻的香气

“是姑娘联系在下,还是另有其人呢?”男人一身黑衣,蒙着脸,眼睛一直望着地面


“奴家只想和公子在这里…促膝长谈呢,公子好生不解风情…”

“你若再不说实话,我这剑可不长眼。”

女人的脸在屏风后隐隐约约做出一个扭曲的表情,随即她就披了衣裳走了出来,向男人做了个揖便离开了

“果真不愧为赏金客,定力倒是不错。”一只苍白干净的手撩开帐幔,从房间的另一边走出一个眉目如画的公子来

赏金客笑了一声,把剑收回鞘,并不回话

“你不好奇,我找你来是为何么?”

“左不过要我杀人。”赏金客淡淡地说,眼睛却亮得吓人,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公子

“不错,我出一万两。”

这公子就是花无谢,那日央人去联系了赏金客,今天便来了青楼

“那你要我杀谁呢?”

“我说,一万两买你的命如何?”


“那可不值。”赏金客像听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花无谢不明所以,却觉得这人足够讨人嫌,就是再冷静也禁不住炸了毛

“你以为你杀得了我?”

赏金客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我可不傻…三…二…一…”

花无谢慢慢走近

赏金客应声而倒

“蠢家伙,迷香的味道好闻么?”花无谢俯下身去,缓缓亮出袖子里的匕首,“下次学人出来混江湖,要记得不是什么名头都能要的…”

“你也记住。”赏金客突然睁开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住了花无谢的手,反身压到了二少爷的身上,扯下了面罩:“聪明人可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

花无谢惊呼出声——

“钱一手!!!”







你当初到底是怎么脱身的?怎么又成了无恶不作的赏金客?你怎么知道是我?花无谢很想这么给钱一手来个疑问三连,可是等他冷静下来,又着实觉得现在他们两个的姿势不太严肃

“我提前吃了师父给的药,假死逃了出来,那些都是我找人编的,为了引你出来,我可费了好大的力气…”

钱一手好像知道他要问什么,声音就在咫尺之间,简直像个梦一样不真实

“还有,我很想你。”


花无谢却红了眼睛,推开了这个两年来霸占了他全部的心思的男人,爬了起来

“我一点都不想你。”他对钱一手说,在那人错愕的瞬间把他推到了屏风上,一下扑了上去

“你是个骗子。”他恶狠狠地看着钱一手,眼泪却忍不住先掉下来,让他看起来像只发脾气的兔子

“你根本不知道…唔!”

还未等他把那些气愤的话说完,一个温柔的吻便封住所有言语





车车走:http://xiyan492.lofter.com/post/1ece6e15_ee92f6f1_(:з」∠)_




所以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后记——

“阿雪你之前演的不行啊,全程冷着脸,幸亏那傻小子听见钱一手那个绰号什么都不管了,不然我们还真得露馅。”

“你以后少看点戏文吧,‘陆兄’。”

“我觉得戏文说的挺好,像他们现在这样…我们什么时候也可以…”

“闭嘴,路小佳。”

某天下第一快刀对某天下第一快剑说,殴打亲夫的小手跃跃欲试





【填坑填到昏迷×】

路傅女孩热泪盈眶

【假如他们在娱乐圈】

沙雕脑洞  甜饼合集

纪念发糖_(:з」∠)_

复健产物,渣文笔ooc慎入



【钱花】

花无谢是娱乐公司新招进来的新人,长相是那种温柔可爱的模样,爱说爱笑的,撩小姑娘很有一套。这几年公司力捧他,他也没辜负公司期望,在一部电视剧里优秀的表现让他夺得了近期话题的热搜

这天晚上公司聚餐,老板请客

花无谢听说,今天公司同时在捧的那个成名已久的前辈居然也来了,艺名叫钱一手,颜值高演技好,拿过的奖数不胜数,去年在一部电影里饰演的杀手还斩获了年度最佳男主角,可以说是花无谢最崇拜的男神之一

他今天就坐在花无谢旁边

好紧张!花无谢咽了咽口水,视线开始不自然地往边上瞟

“…前辈你好!”注意到钱一手的目光,花无谢小声说,耳朵根开始泛红

“嗯,你好。”钱一手看向旁边这个紧张的小新人,心里默不作声地笑着,表面却从容不迫地伸出手

前,前辈要和我握手?!花无谢条件反射地绷直了背,立刻握住了那只手

“嗯…你能帮我把那包餐巾纸拿过来么?”

“哦,哦好的!”花无谢连忙松开手,把纸巾捧过去以后就转过头,捂住了脸

尴尬啊尴尬…

花无谢羞愤欲死,全程低头夹菜吃饭,安静如鸡

钱一手笑而不语

聚餐结束,众人商量着说要不要去找个地方消遣一下,花无谢喝了点酒,连忙拒绝,众人挽留他时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我也有点事不能去了,他喝了酒不能开车,不如我送他回去吧。”

直到很久以后,花无谢对于坐到自己男神的车上回家这件事依然感觉有点梦幻

“前辈你不和他们一块去玩的啊?…其实我自己能回去的…”回家这条路上没什么人经过,他在红灯亮时尝试性地开了口

钱一手没说话,转过头来看着他,指指自己的脸颊


嗯?前辈要干嘛

花无谢的脑子被酒精弄得一塌糊涂,一张白嫩的小脸绯红


他一直关注着这位前辈,由于出道以来零绯闻,感情生活也从不公开,有人猜测钱一手会不会其实是个同性恋

当时花无谢因为这平白的污蔑气愤地用小号回击了过去,此时却没来由想起了这条小道消息,大脑瞬间短路了

他不会真的没看见吧?那么大一个米粒黏在上面…我的动作不够明显吗?开口说会不会显得我不够庄重?算了我还是接着暗示他吧

钱一手内心复杂

钱一手又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不会是…真的吧?

花无谢眼睛瞪大,看见钱一手揉揉自己的眉头,更加用力地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嘶…

花无谢在心里倒抽一口凉气

随后,他视死如归地,慢慢挪动,朝着钱一手的脸颊,“啾”地亲了一下

空气仿佛凝固了

嗯???

钱一手:黑人问号.jpg




【秋壁】


两位影帝,秋山君和连城璧是同门师兄弟,大家都知道

秋山君稳重成熟,而连城璧处事老成,两个人的风格极为相似而各有不同,粉丝之间也产生过争议

对连城璧来说,秋山君则更像是他不断追赶的那个太阳

从还在学校的那时起,秋山君就是他的师兄。那个人对谁都是很温柔体贴的模样,树下的林荫里递过水的手,训练时刻苦学习而皱起的眉,还有说话时总会抿着微笑的嘴唇,他的一切,在连城璧眼里仿佛都带着独一无二的光芒

悄悄学秋山君的为人处事,悄悄收集他的爱好和习惯,悄悄地,喜欢着他

太阳的光芒令人感到温暖,可事实上他清楚地明白与太阳之间的距离有多么遥远

离得越近,就越是注定了干渴而死的结局

那天晚上的颁奖典礼上,连城璧恰好与秋山君坐在一起

主持人念出秋山君的名字时,他便热烈地鼓起掌,目送场上所有的灯光聚集到那个身姿挺拔面容清俊的男人身上

秋山君穿一身手工定做的黑色西装,冷色的灯光让他看起来越发高不可攀

也只有这种场合,连城璧可以肆无忌惮地看着台上的那个人

那是黑暗中,他唯一的光

别人说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在听,权当自己是一尊毫无破绽的雕像,只有那人逐步靠近,把温度都扩散开,他才一点点地鲜活明亮起来

“师兄。”他在后台叫住秋山君,等那人停下脚步才又迟疑地跑过去

“城壁。”秋山笑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我们很久没见了,最近有空去聚一聚吗?”

当然有空

他在心里回答,嘴上说的却是:“最近忙着拍戏肯定没空,都忘了联系师兄你,你可千万别见怪啊。”

“没事,你也多注意休息。”

秋山君还想说点什么,电话就响了,随后他只好抱歉地向连城璧报以微笑,指指手机:“对不起,我该走了,城壁。再见。”

“好,师兄再见。”

那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连城璧摩挲着手里那条秋山君同款的领带,躺在沙发把自己灌的烂醉如泥

那部戏今天杀青,连城璧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早早的回了自己冷清的小窝里待着,他其实不喜欢和一大堆人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他把自己伪装的太好

“我喜欢你很久了,师兄。”醉猫一样的连城璧小小声说,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丝毫没注意旁边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我也…不明白什么时候喜欢你的,你人特别好…对什么事情都很认真,不管是谁都要称赞一声有担当。”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我那个时候…多内向的人,初来乍到被他们排挤,推下水池…你啊…你突然就来了,把我捞上来…因为你…我学会了游泳。”

“我叫你师兄,和你走的越来越近。你笑的样子很好看,你对谁都很好…可是你没有发觉我的演技越来越好,把任何不该有的情绪藏的严严实实…”

“我这些年来,藏的太久,很累…可是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是我唯一的光。”

房间里开始有呜咽声

连城璧趴着一动不动,很久过后才翻身起来准备洗脸,他看见了手机上还未挂断的来电显示

师兄

瞬间他的酒便醒了大半,拿起手机贴到耳边,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手机里传来那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



“城壁,开门,我在门外。”




【路傅】

如果把娱乐圈比作江湖,路小佳和傅红雪的粉丝也许时不时便要打上一架

这两个人都是如今红得发紫的人物,被同一部剧捧红这样的经历经常被两人的粉丝拿来互相伤害,路小佳演的是个剑客,傅红雪演的是个刀客,两人在剧里就是针锋相对的,总而言之他们是把剧情演到了现实中。早有消息传出他们不和,粉丝也索性撕破了脸

“你们家lxj多厉害呵呵老撞我们家阿雪的资源,我们阿雪演个少爷你lxj也演,完了你们还反过来踩一捧一真是xswl”

“你们阿雪才厉害了,楚楚可怜装无辜,还假惺惺地把我们路哥当成挡箭牌,明明后拍的剧非得急哄哄得先官宣,你们雪饼还一个个跑过来diss路哥演技我也是醉了”


反正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他们私底下是什么其他的关系

“最近好像有个活动你和傅红雪会一起参加诶。”助理小丁翻着行程表,从繁多的文件里探出头朝路小佳说

“那不挺好的?”

路小佳往嘴里抛了颗花生,想了想对小丁说:“反正傅红雪那里戏也拍完了,那天还能光明正大地一起聚一聚。”

他和傅红雪在拍那部古装剧之前简直八竿子也打不着,谁曾想之后会有如今这么荒唐的展开方式

路小佳本人喜欢健身,属于八块腹肌型男,长相属于那种人群中十分显眼的英俊,而傅红雪恰好相反,宅得不可思议,喜欢打游戏,身上也就是“一块腹肌”,能用漂亮来形容的长相,很有观众缘也很耐看

他们一开始关系不错,莫名其妙地被传不和,后来也得知这是两方公司的炒作手法

傅红雪人话比较少,也不太喜欢这种方式博取观众的眼球,遂低调做人避免纷争

而路小佳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经常带着各种乱七八糟的话题出现在傅红雪眼前,就像那部剧里一样,好像一定要比出是剑快还是刀快

“他们非得制造话题,我就遂了他们的愿好了。”路小佳冷笑道

撞资源是常有的事,公司都安排好了,可路小佳自己从来不知道避嫌为何物,还经常跑到傅红雪眼前晃悠

这次活动对他来说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

后台

“傅红雪请注意傅红雪请注意!路小佳已经入场!”助理大叶子十分浮夸地扯着耳机喊,傅红雪在电话那头默默无语

“你清醒一点,我们又不是来打架的。”傅红雪低头说,声线清冷,叫人联想到天山顶峰上亘古不化的冰雪

“傅红雪!”路小佳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手很自然地放在了上面

傅红雪扭过头,他宁愿回家打游戏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随便来找我吗?”

“对不起,我忍不住。”路小佳嬉皮笑脸道

“…我们现在应该避嫌。”傅红雪面无表情地拍掉他的手,默默坐离三米远

“怕什么,后台没人看见。”

“你别说了…”

“还是说,嗯,你喜欢我?”

“路小佳!”傅红雪站起来,面色不善

“嗯,我听着呢。”路小佳微笑

“我该走了。”

“啧。”路小佳坐在椅子上看着傅红雪走远

手里的花生去了红衣,露出白色的果实,令他联想到傅红雪白皙的脸

“也可能,是我喜欢你。”

路小佳嚼着花生一边嘟囔着

他没看到傅红雪红透了的耳垂




活动有个很不科学的设定,路小佳和傅红雪居然并排站在一起

网上看直播的粉丝早就开始撕了,而在一片骂战中涌出了一股泥石流





“只有我觉得,他们俩站一起居然很般配的吗?”







【我爱他们一辈子.jpg】

【放飞自我来着_(:з」∠)_其中钱花灵感来源于韩剧《加油吧威基基》不喜勿喷哈】